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党史人物 > 正文
吉鸿昌
发布时间:2017/10/19 点击:97

吉鸿昌(1895.10.181934. 11.24) 抗日爱国名将,原名恒立,字世五。河南省扶沟吕潭人。

1913年,吉鸿昌弃学从戎,投入冯玉祥部当兵。他因吃苦耐劳、智勇正直被冯赏识,提升为手枪连连长,不久又提升为营长、团长。

1921年,吉鸿昌回乡探亲时,拿出全部积蓄,利用一所破庙作校舍,创办了“吕北初级小学”。吉鸿昌立下规定:凡是贫家子弟,一律免费上学。学校规模一度壮大,曾被誉为“豫东第一”。

192510月,吉鸿昌升任绥远省督统署直辖骑兵团团长兼警务处处长。不久又被任命为第36旅旅长。

1925年,中共北方区委派宣侠父到国民军中开展政治工作,吉鸿昌开始阅读进步书籍,开始初步接受共产主义思想的启蒙。

1926年在西安期间,吉鸿昌与中共负责人、国民联军总政治部主任刘伯坚等接触密切,并对共产党人产生了无限敬意。

19269月,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响应北伐。吉鸿昌率部参加了西安之战。

1927年春,吉鸿昌驻军潼关,与兰州女子师范毕业之进步学生胡兰英(红霞)结婚。

19274月,吉鸿昌所部扩编为第19师,升任师长,归属冯部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所辖。同年73日,吉鸿昌率部在巩县黄沙峪强渡黄河,击溃奉系军阀部队。

1928年任第30师师长,调防甘肃天水。

19295月,吉鸿昌升任第10军军长,驻防宁夏。724日,吉鸿昌宣誓就任宁夏省主席。他整饬了军队和吏治,致力于汉回团结,提出了“开发大西北”的口号,决心为民兴利除弊。

吉鸿昌位居高官,时刻牢记父亲“作官即不许发财”的教诲,19313月,他父亲病逝后,就把“作官即不许发财”7个字烧造在细瓷茶碗上,赠给所有下属,与之共勉。

19304月,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吉鸿昌奉命率部从宁夏出潼关,参加讨蒋大战。9月,冯玉祥的西北军战败。吉鸿昌为了保存实力,被迫接受蒋介石改编,就任第22路军总指挥兼第30师师长,不久被蒋派往光山、商城一带进攻鄂豫皖苏区。吉鸿昌对进攻苏区十分反感。他“托病”到上海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随后又化装到鄂豫皖苏区进行了考察,思想上受到很大触动。19319月,在潢川组织所部起义参加工农红军未果。蒋介石发现吉鸿昌有“谋反” 之意,便解除了他的军职,逼迫他出国“考察”。

1931921,矢志抗日的吉鸿昌将军被蒋介石逼迫下野,到国外“考察实业”。船到美国,吉鸿昌就接二连三地遭到意想不到的刺激,如那里的头等旅馆不接待中国人,却对日本人却奉若神明。有一次,吉鸿昌要往国内邮寄衣物,邮局职员竟说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中国了,吉鸿昌异常愤怒,刚要发作,陪同的使馆参赞劝道:“你为什么不说自己是日本人呢?只要说自己是日本人就可受到礼遇。”吉鸿昌当即怒斥:“你觉得当中国人丢脸吗,可我觉得当中国人光荣!”为抗议帝国主义者对中国人的歧视,维护民族尊严,他找来一块木牌,用英文仔细地在上面写上:“我是中国人!”

在德国,吉鸿昌曾多次要求到苏联进行访问,遭到蒋介石反动政府使馆的百般刁难,不予签证。悲愤之下,吉鸿昌挥笔疾书:“渴饮美龄血,饥餐介石头。归来报命日,恢复我神州。”

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后,吉鸿昌闻讯立即回到天津,秘密与中共华北政治保卫局联系。不久,他整理出版了17万字的《环球视察记》,借以抒发他忧国报国的热情。1932年秋,经中共华北政治保卫局负责人吴成方介绍,吉鸿昌在北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一个爱国的旧军人转变为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从此踏上了新的革命征程。他按照党的指示,到湖北黄陂、宋埠一带召集旧部策划起义。起义失败后,他赴泰山动员冯玉祥出山组织武装抗日。吉鸿昌毁家纾难,变卖家产6万元购买武器,积极联络各地抗日零散武装,作起兵抗日准备。

1933526,吉鸿昌同冯玉祥、方振武等抗日将领依靠苏联的武器支援和集合东北义勇军在张家口宣布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吉鸿昌任前敌总指挥兼第2军军长。败退的热河军,蒙古族武装,察哈尔当地民团和一些当地的土匪武装建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第2军军长,旋任北路前敌总指挥,率部向察北伪军进击,在收复康保、宝昌、沽源等城池后,吉鸿昌又指挥部队向多伦进攻。经过五昼夜血战,712日终于收复多伦。察北四城的收复,这是自“九·一八”以来中国军队从侵华日军手中收复的第一片国土,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斗志。然而,蒋介石却反诬同盟军破坏“国策”,令何应钦指挥16个师与日军夹击同盟军。

1933826,吉鸿昌率领3000多人试图去商都同抗日同盟军高树勋会合,建立苏区。但遭到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苏区因而无法建立,抗日同盟军彻底瓦解,吉鸿昌战至10月,因弹尽粮绝而失败。

19345月,吉鸿昌回到天津,组织成立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他被推为主任委员,担任中共党组成员,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在他家三楼一角,设立了一个秘密印刷所,出版了机关刊物《民族战旗》报。他的住宅也成了党组织的地下联络站,因而被党内同志称为“红楼”。 6月,吉鸿昌、南汉宸秘密与西安杨虎城将军取得联系,并得到杨虎城的援助。吉鸿昌积极筹资购买武器,进行武装抗日反蒋的准备工作。

吉鸿昌同志还亲自约集原西北军中具有反蒋思想的苏雨生、刑肇棠、雷中田等人来天津,由天津地下党组织集中进行开展秘密武装斗争的训练,然后派往西北、豫南、豫西、安徽等地,组织人民抗日武装自卫军,作为红色火种。

1934119晚,吉鸿昌在法租界秘密开会时遭军统特务暗杀受伤,被法国工部局逮捕。后被引渡到国民党“北平军分会”1123日,北平军分会举行了一场所谓的“军法会审”。吉鸿昌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地说:“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由于党的教育,我摆脱了旧军阀的生活,而转到为工农劳苦大众的阵营里来,为我们党的主义,为全人类解放事业而奋斗,这正是我的光荣……”

19341124,经蒋介石下令,年仅39岁的吉鸿昌被杀害于北平陆军监狱。面对“立时枪决”的命令,吉鸿昌在给夫人胡红霞的遗嘱中写道:“夫今死矣,是为时代而牺牲……”刑场上,他写下了浩然正气的就义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文章来源:中共周口党史网〗〖责任编辑:周口党研室〗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