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党史人物 > 正文
朱跃振
发布时间:2014/9/10 点击:1475

    朱跃振,又名朱俊领,河南省鹿邑县枣集公社王楼大队大朱台寺村人,1918年9月17日出生,1938年3月12日参加革命,1939年7月17日入党,1939年9月27日在鹿邑武工队任联络员,武工队专、联络科专、区专等职。1949年离开鹿邑,1942年打入敌人内部18天,活捉日伪汉奸两个。1945年在鹿邑十字河活捉剿共司令李颜香等70余人。1946年7月在柳林地区公路上,活捉国民党参谋。现已病故。1938年3月,受第三军分区派遣,在敌占区组织抗日活动,朱返乡与其弟朱跃福等七人秘密组建了一支抗日别动小队。为弄清弹药库的确切位置和进出通道,他派其妻去侦察,高说:那时我很年轻,二十来岁。为了侦察顺利,我身穿旗袍,脚登高跟批写,扮成一位官太太的模样,乘坐黄包车直奔弹药库所在地,可是门卫不让进,我装作很严肃责怪的样子说:“你们某长官的太太请我到这来的,为什么不让进?”这么一说让我进去了。发现一座单独房边写有“弹药重地严防烟火”的牌子,又看到大院西北角一段没设铁丝网,可以翻墙进出。回来我向朱跃振他们作了详细汇报。当夜十二点左右,朱带领队员提着汽油越墙而过,将汽油顺着窗口倾入室内,点燃后随即离开,一时火光冲入室外,接着炸豆一般响了起来;此一壮举,受到分区党委的表扬。朱和队员在商邱西关外公路两侧不远处分别各设一瓜果香烟小摊,在装香烟的大纸盒中,均藏有“二十发的顶堂火手枪一支。”伺机行动。一天上午,鬼子十多人骑着日产“铁矛洋车”,出城门从我们面前西去,待刚过后,队员连咳数声,互传信息,各取手枪,对准鬼子背后一齐射击!这十多个鬼子东倒西歪栽下了车子,有的没射中要害,在地上挣扎。队员随即赶去,分别又补了几枪,这一群鬼子的灵魂高高兴兴地一块飞回了日本老家。队员各捡一辆“铁矛”,并摘取小鬼子的手枪飞驰而去,安全到达集合地点。可惜小摊丢了,也算受一点损失吧。朱接到军分区指令:“抓一名鬼子,借以了解日寇军情”。朱和队员来到鹿邑北城门外,让队员躲进高粱稞作接应,朱一人推着自行车走到北门口,有一日伪汉奸和鬼子在站岗。日伪军问朱带有“良民证”吗?朱回:“有!在兜里!”朱随从车兜取出手枪,一边警告日伪军“不许动”!并数:“你是中国人,不打你”。一边手举枪对准鬼子,逼着拉他走,可是他呱呱怪叫,拉他不走,在此紧急关头,朱手扣扳机送了他的命,朱摘下枪乘车北去。汉奸卫兵呆若木鸡被吓傻了。不几天,朱和队员又来城西关抓舌头,见一鬼子在大街上转悠,队员从他背后用带子套着他的脖子,两个队员各抬一条腿,一直背到西关外高粱地、重新绑好,赶猪似的,赶到柘城西北某村军分区驻地,完成了任务。军分区党委派朱潜入汉奸张岚峰部队作策反瓦解工作,以亲朋关系,经日伪团长谷正坤介绍,于1944年7月2日,朱到张岚峰驻枣集的部队任第一营营长,该部自称司令的“张车”和“毛遂”两个汉奸,仗日寇和张岚峰之势,拉丁掠马、扩充队伍,横行霸道,讹诈民财,群众深受其害。朱经过深思熟虑,决定用“以毒攻毒”的反奸计,除掉这两个民族败类。于是写一密信,派人送到当时驻在亳州的日寇司令部,信的内容是:“张车和毛遂二位司令,大力扩充队伍,不是为‘皇军’效力,待人枪齐备,就要投向共产党等……”日寇信以为真,不分青红皂白,乘七辆汽车,满载鬼子,直驰枣集,将张、毛两个汉奸四肢捆绑,装入麻袋,抬上汽车,返回至亳州北门外涡河大桥时,将这两个败类推入了滚滚东流的涡河中,朱跃振先生“以敌制敌”的机智良谋,为民除了一害,至今仍广为传颂。抗日战争胜利后,朱跃振调到豫皖苏八分区办事处任游击大队长,1946年10至12月任商亳鹿柘县高辛区区长、县联络科长等职。1949年2月商亳鹿柘县撤消,后到商丘地委任党校校长,到睢县历任县医院院长、卫生局局长,1963年调到淮阳人民医院任支书兼院长,后又调回鹿邑县草制品厂任书记兼厂长。
 
 

〖文章来源:中共周口党史网〗〖责任编辑:孔志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