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党史专题 > 正文
刘邓大军南征路过商亳鹿柘县的回忆
发布时间:2014/9/10 点击:956

1947年上半年,解放战争在国内各个战场激烈进行。我们商亳鹿柘县是个新区,处在敌人战略据点——商丘的南大门,豫皖苏军区一、二、三分区的结合部。敌人为确保商丘安全,不断对我县进行清剿、扫荡。我们则坚持以牙还牙的武装斗争,与敌人战斗激烈频繁,环境紧张艰苦。当刘邓大军强渡黄河,进军鲁西南,连战皆捷,歼敌9个半旅的胜利消息传来时,全县党政军民无不欢欣鼓舞。在这一胜利的影响和鼓舞下,全县广大干部和武装部队,更加努力工作,更加积极地打击敌人,迎接更大胜利的早日到来。

刘邓大军来了

19478月,我县正在中心区进行土地改革运动。13日天麻麻亮,警卫员跑来对我说:刘邓大军来了!班家口及其周围均驻上了部队。接着高辛、坞墙等区也来了人。他们讲:“高辛左右,十字河前后,包公庙一带,均驻有部队;坞墙、宋集以西,丘口、田集周围也驻有部队。”起台寺区同志讲:“老王集、起台寺、洪恩集,直到马卜(铺)北有些村庄也驻有大部队。“一个同志补充说:”包公庙向外出了好多根电话线,可能是司令部的所在地”。我听了各方面的情况,确信是刘邓大军过来了。大军一夜间突然到来,真是神兵大降,令人惊喜交集。我随即告诉县府杜慰农秘书,把刘邓大军来的消息马上告诉县委赵一鸣、郑道宗同志,并通知县直和各区准备热烈欢迎人民子弟兵。我打算马上去看部队,表示欢迎慰问。

亲切的接见  巨大的鼓舞

813日上午,我以商亳鹿柘县县长的身份,代表县委、县府前往野战军慰问,先到包公庙。果然,这里驻的是三纵队司令部。经自我介绍,见到纵队副政委阎红彦同志。我除表示热烈欢迎和慰问外,还问部队需要什么。阎副政委说:“这个问题我不好说,总部驻十字河,你到那见刘邓首长去吧!”到了野战军总部,也是经自我介绍,先见到刘参谋长和军政处杨国宇处长。他们正要领我去见部队首长,坞墙区的高东亮同志来了说:“首长住在我们大院里,李达参谋长要我来叫你哩!”我即随杨处长去见刘邓首长。刘邓首长住在十字河东门里路南姬家大院。我一进院,首先见到了李达参谋长。参谋长在姬家门口一棵大树下,放了一个小方桌,几个小板凳,正在办公;见我去了,很客气,握手请座。我们刚说了几句,李参谋长忽然站了起来,我也站起来了。啊!原来是邓小平政委来了。参谋长介绍说:“这位是商亳鹿柘县的县长孙清淮同志。”邓政委点点头,微笑着对我说:“谈吧!”我把县里的情况和周围敌人活动情况向邓政委、李参谋长作了简要汇报。首长很注意听,有时发问,有时点点头。当谈到武装斗争时,李参谋长问:“县里有多少武装?”我说:“县大队有三个连,约300来人,区乡队有1000多人,还有些民兵。”李参谋长说:“少了些,要大力发展。”当谈到土地改革时,邓政委问:“土改有多大规模?群众情绪怎么样?”我说:“有三四个区在搞,群众情绪很高。”邓政委说:“工作要做踏实,要注意团结中农。”谈到此处,李参谋长忽然话锋一转说:“去吴台庙找张国华同志怎么走好?”我说:“鹿邑北惠济河上的高口桥破坏了,不好走,可走柘城、玄武,惠济河、涡河好过”。李参谋长看着地图,用铅笔在地图上划着记号。这时,我脑子里也在急速的思索着,总部向南去,千军万马,这是一次什么军事行动?打击的主要目标在哪里呢?忽然李参谋长又站起身来,我也跟着站起来。啊!原来是刘伯承司令员来了。李参谋长又将我介绍给他。当我的目光注视着刘司令员时,司令员马上带上了墨色眼镜。司令员随即问了我一些情况。我着重谈了四个县城和牛集车站敌人的情况,特别是交警、保安团经常对我县进行扫荡奔袭,天天要打仗,我们县的武装不多,困难还不少,请首长支援我们一些枪支弹药等。刘司令员慨然同意,随即告诉李参谋长发给我县二三百支步枪,还有若干挺机枪。我真是高兴极了,对这一有力支援,深表感谢。噢!这时我才发现,刘、邓、李三首长穿着一样的服装:上身穿着短袖杭纺衬衫,下身穿着杭纺短裤。看起来很是潇洒,但又很严肃,亲切感人。这时,李参谋长对刘邓首长说:“去吴台庙走鹿邑不行了,得走柘城了。”刘司令员说:“12点走!”时已11点半了,我即向诸首长告别。刚走几步,刘司令员又亲切地叫住了我:“同志!慢走!”司令员迈着雄健的步子赶上来,严肃地对我说:“同志!要做好思想准备,今后的斗争将是残酷的,有可能要爬上山头,不要怕艰苦,我们一定会胜利!要敢于坚持,敢于战斗!”我立即表示:“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坚持斗争到底!再大的困难也会克服的。”刘司令员听了我的回答,默默的点点头,表示满意。当我走出总部的时候,部队已整装待发了。12点刚到,野战军就行动了。威武的雄姿,长长的行列,奔南方而去。国民党军的飞机,不时在部队上空盘旋侦察,有时用机枪扫射,但敌人的这些骚扰怎能挡住我刘邓大军前进的步伐呢!

全力支援人民子弟兵

在刘邓大军没来以前,三地委三专署曾有通知,要各县准备军粮、军鞋等,以支援野战军。我们按照通知要求,已经作了部署。这次刘邓大军途经我县虽只有一天一夜的短暂时间,但全县党政军民无不兴高采烈,欢天喜地,表现出对子弟兵的热爱和欢迎。县委县府除通知各乡组织好支援野战军的工作外,并把四五千双军鞋装上马车送给部队。我们的区乡干部,在抓好支援工作的同时,还就近到野战军驻地去欢迎慰问,受到部队同志的热情接待;有的部队还赠送给他们一些枪支弹药,表示对地方工作的支持和关怀。野战军所到之处,群众纷纷腾房给子弟兵住,家家户户给子弟兵磨面、送菜、送烧柴、送军民草料。特别是经过土改翻了身的人民群众,给部队战士煮鸡蛋、杀鸡,有的村杀猪、宰羊,有的村送瓜果。妇女帮助子弟兵缝缝补补的事更是举不胜举。

8月的天气仍然很热。部队向南进发,凡经过的村庄,都设上了茶水站。老百姓端着茶水送到战士手里:“喝吧,同志,解解渴!”有的群众还自愿给子弟兵带路,当向导,一直送到沙河才返回。

还有一件事。当野战军快要出发的时候,某部向县里提出,希望帮助解决一些火药。当时县里没有。说来也巧,不久前在起台寺区进行土地改革时,发现李寨储藏数千斤火药。既然部队急需,县里立即派人前往动员群众。经过动员,李寨出动牲畜和车辆,装满两太平车,约300余斤火药,随大军南征了。这是李寨人民支援刘邓大军最珍贵的一份礼物。

这就是战略进攻的开始

送走子弟兵,我从十字河回到县府,已是午后一时许了,还没来得及吃饭,地委书记兼分区政委寿松涛和专员许西连等同志也汗流浃背地赶到县府。见面开口就问:“刘邓首长住在哪里?走没有?”我说:“首长住十字河,部队已于12点走了,首长去找张国华司令员去了,估计已过柘城,追不上了。”寿政委许专员听后颇为怅然。午后,在我向地委领导汇报工作时问道:“政委,这次军事行动的情况如何?能说说吗?”寿松涛政委兴致勃勃地说:“据我所知,这次刘邓大军跨越陇海铁路南征,不是一般的外线出击,而是要千里跃进大别山,直逼长江、武汉,把战争引向蒋管区。”我又问:“这一军事行动对战局影响如何!”寿政委讲:“中央这一决策,将大大打乱国民党两个重点进攻的军事部署。从此,国内战局将会发生重大变化。我们的战略防御阶段即将过去,战略进攻阶段就要到来,刘邓大军渡黄河,跨陇海,进军大别山,这就是战略进攻的开始。这是中央的胆略和英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嘛!”许专员也作了一些情况补充,并警告我们,要提高警惕注意尾追的国民党军队。两位领导的谈话,使我豁然开朗,明白了这次刘邓大军南征的重大军事和政治意义。因形势紧迫,政委、专员不愿多留,便上马加鞭向永城方向驰去。

深远的影响

这次刘邓大军路过我县南征,声威巨大,影响深远。一是我县广大干部和群众亲眼看到这样多的野战军还是第一次,开阔了眼界,增强了打败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信心和决心。二是刘邓大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部队在行军打仗疲劳的情况下,还帮助群众生产劳动,使我县广大干部和军队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从野战军身上学到了优良作风。三是对商、亳、鹿、柘几个县的敌人是一次重大的打击;特别是野战军的声威,给敌人精神上心理上的打击更大。在刘邓大军南征不久,闻陈赓、谢富治率数万野战军又在晋南强度黄河,挺进到豫西活动。9月初,陈粟大军从山东战场也转移到豫皖苏广大地区活动了。这三路大军转战江、淮、河、汉,敌人疲于奔命,被动挨打,战争形势大为改观。从此,我商亳鹿柘县也走上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杨波供稿)

 
 

〖文章来源:中共周口党史网〗〖责任编辑:孔志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