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口述历史 > 正文
忆西华党组织从秘密到公开的发展过程
发布时间:2014/9/10 点击:1394

 

张吉甫

1982531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战之初,河南省西华地区地下党组织十分活跃。那时,我先后任过中共西华县委和中共西华中心县委的负责人。在中共河南省委和中共豫东特委的领导下,我们在西华发展党的组织,宣传党的革命主张,发动和领导人民群众同国民党反动当局、地主豪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秘密联络  发展党的组织

19287月,我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1月由团转党(在此之前,我曾参加过1年多的北伐战争,接受了进步思想,打下了思想基础)。我爱人常国华也是这时入党的。我们夫妻入党后,党组织指定我家为西华地下党的秘密联络点。为便于开展工作,我的公开职业是卖纸烟和蝇拍子。常国华以家庭妇女的身份掩护做联络工作,保管党的文件。

当时,中共河南省委和中共豫东特委对西华党的建设和革命斗争十分重视,非常关心,时常派人来指导斗争,开展地下工作。1930年至1931年间,河南省委经常派李云鹤、徐庶同志来西华地区开展党的活动,领导西华地区党的地下斗争;另外还有姓马的、姓刘的。他们都是代表省委来的,直接把中央和省委的指示传达给我们,有时也带些文件来。其实文件都是些旧报纸,用面汤或牛奶将内容写在报纸的空行里,用水一湿,就看清楚了。193110月,徐庶同志带来一份写有红军反“围剿”取得辉煌胜利的消息和揭露蒋介石反动统治的材料,就是用这种方法带来的。

在那种严酷的环境里,党的联络工作只能是单线联系,上级来人没有介绍信,用各种暗号接头。看起来这些方法很简单,但在当时是绝对必要的,稍有疏忽,就有杀头危险。做联络工作的同志千方百计保护上级的安全,要胆大心细,谨慎周密。上级来联络的同志,不讲什么客套话,开始先把关系搞清楚,接着就讲国际形势,俄国十月革命、国内形势、红军打了胜仗、湖南和江西农民运动起来了、打土豪分田地等等。省委带来的这些好消息,对我们西华县的党员是个很大的鼓舞。

西华县比较早的党员胡殿生、马锡山、王和、张国安(我和常国华的入党介绍人)、寇连生、刘修武等,他们都是1927年以前入党的。胡殿生和马锡山在1929年前是西华县委负责人。19301月,马锡山被捕,敌人把他送往河南省反省院。胡殿生和地主的女儿结婚后,革命意志衰退。根据这种情况,豫东特委负责人徐庶指定我为西华县委负责人。我外出时,由常国华负责。

西华县委首先在县城里物色对象,发展地下党员。1930年,县城的东、西、南、北四关里都建立了党的组织。南关支部负责人杨洪岭,以推脚为掩护;北关的负责人田老大;西关的负责人张建忠,都做点小生意来掩护。四个关的街道党组织编为城关区党支部,由张国安、王和同志负责。为了扩大党员队伍,县委同志下到农村,宣传革命道理,发展党员。西华县由陵头岗、苗岭岗和都城岗,俗称“三岗”,是县委在农村开展活动的中心。1930年左右,我和徐庶去三岗,我以弹棉花为职业掩护开展工作,在那里发展了十几名党员。记得凌正三、凌文法、凌永昌等同志,都是我发展的。在三岗开展地下活动的还有吴剑(范亚锋)、张漫远同志。县委还派自己的同志参加国民党县政府领导的一、二、三、四区的区队,在4个区队里发展党员,后来连4个区的区长都成了地下党员。

发展一个地下党员是很严肃的,要经过严格考验,但入党手续则很简单,不填入党志愿书,也不开支部大会通过,只是介绍人在场,桌子上放一张马克思或列宁的像,低声宣誓两句“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纷身碎骨永不叛党”,见见上级党的一位领导同志,就是中共党员了。

由于西华党组织不断扩大,加上地理位置适宜,党确定西华县为中心县委,包括淮阳、西华、商水、项城、沈丘、太康、扶沟7县。徐庶同志指定我为中心县委负责人。这时,扶沟有了党组织,施於民同志负责。其它各县我大都去过,没有集中开过会议。在白色恐怖下,西华地区党的活动一直没有停止过,到抗战开始,西华地区的党员已经是一支具有很大规模的队伍了。

宣传群众  开展“四抗”斗争

西华地区开展党的地下斗争,起初主要是搞抗租、抗债、抗捐、抗税,即“四抗”斗争。

俗话说,年关年关,旧社会穷人如过鬼门关。每年一到春节,西华县城的大地主杨裕久、土豪劣绅胡雨生以及四乡的恶霸,派出他们的狗腿子上门逼债,欺压穷苦百姓,闹得鸡犬不宁。

中共西华县委派出得力的党员深入街道农村,先在贫苦农民中组织革命团体,叫“光蛋会”,实际是农会性质。我们先在光蛋会里宣传,只有穷人团结起来进行斗争,才能不受剥削压迫的道理,宣传共产党是为穷人翻身求解放的。为了使革命道理通俗易懂,根据农民的特点,党组织还编写了一些打油诗进行宣传。如:“欠你债,怎么还?屋后有片荒草原;长成树,排成船;放河里,沤千年,退了钉,打成镰;削棘针,插路边,刮羊毛,捻成毡;卖了毡,还你钱,卖不了毡,只好欠着你的钱。”

除年关斗争外,每逢“三八”、“五一”、“五四”等节日和“二·七”“五卅”等纪念日,积极开展宣传活动。内容是写标语,写传单,夜里到大街小巷去贴,有时贴到县衙和警察局门口。标语内容根据不同情况而定。如“五一”节,就写“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共产党万岁!” “红军万岁!”等等。

通过这些宣传,唤醒了穷苦农民。他们知道西华有共产党,有救星,腰杆子也硬起来,大家串通一起,不是搞武装暴动,而是采取猴推磨——软拖的办法进行斗争。不还一粒米,不交一分钱,狗腿子来要债,光说好话不给钱。非但不还,我们还组织光蛋会的会员们,三三两两去地主家要借钱、借粮,你不借,我不走。地主想过个安稳年,只好每户借给一斗。这叫逼债捞不到,倒回一斗粮。

我们那个地方,年关有个老风俗,叫传片子,就是在除夕晚上相互“送名片”,表示拜年。为了配合“四抗”斗争,我们利用这一风俗,把写有“共产党万岁”,“打倒土豪劣绅”的传单,除夕晚上塞进地主的门缝里。这么一搞,春节期间,地主豪绅们对佃户不敢那么放肆了。

每年夏季,党组织还秘密地领导群众开展抢粮活动。麦子成熟时,由共产党员组织群众,夜里到地主的地里抢收麦子。

“四抗”斗争有力地打击了地主豪绅们的气焰,广大农民提高了觉悟,不少人在斗争中加入了共产党。

打进虎穴  搞掉反动头子

由于斗争的需要,根据上级指示,西华县委派出党员打进敌人内部,利用矛盾,开展斗争。1930年至1931年,我曾通过关系打进国民党县政府当邦办录士(抄写)。1934年,我从外地回来后又到县政府司法处当执达员。这样,县政府的内幕我们了解得一清二楚。

国民党县党部书记王济平,是个反动透顶的家伙,经常乱抓共产党员的“嫌疑”。西华地下党决定铲除这个反动头子,但不是公开同他们斗,而是利用他和县财务局高瑞增争权夺利的矛盾,搜集了王济平贪污腐化的一些材料。后来,国民党四十军军长、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庞炳勋路过西华,住在县政府东大院。在县政府当录士的薛毓秀(党的发展对象)得知这个情况后,告诉了中共豫东特委委员刘作孚同志。于是,刘作孚写了个条子,通过地下党员薛毓芳(薛毓秀的胞弟)转给我,指示西华县委要利用这个机会打击王济平,并要我面见庞炳勋。因此,我便以西华县民众代表的身份去见庞,陈述王济平的罪状,并将一些数字材料面呈这位国民党大员。由于广大群众知道了王济平贪污腐化的事实,庞炳勋迫于民众的压力,也为了笼络人心,不得不将王济平抓起来,还判了他的徒刑。

蒋介石为镇压革命人民,强化其反动统治,设立了恐怖性的法西斯特务组织“蓝衣社”(CC),它的外围组织叫“复兴社”。国民党西华地区“复兴社”的特务分子活动猖獗,四处捕捉共产党“嫌疑”分子,残害人民群众。根据豫东特委的指示,1936年,我化名张吉夫打进西华“复兴社”。通过一段时间的活动,了解到这个组织的头子是警察所所长朱玉振。19379月的一天黑夜,地下党员郑平等同志把特务头子朱玉振干掉了。

1936年,西华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不少所谓“共产党”(实际是穷苦工人)被投入监狱。为了打击敌人,营救人民群众,西华地下党组织派我接触西华县监狱看守王和。经过几个月的争取工作,王和接受了革命思想,成为党组织发展对象。1936年除夕前,我向王和说:“国民党乱怀疑,监狱里关的哪有共产党?都是穷人,你王和也是穷人,能看着穷人在里面受罪吗?把他们放出来算啦。”王和答应了。除夕夜里,900名所谓“犯人”冲击牢笼,砸开监狱大门朝外涌去。这时惊动了警察所,立即开枪镇压,有几个被打死,有的又被抓回,但大部分都跑掉了。这次监狱暴动没有完全成功。

分化瓦解  争取抗日力量

中共西华县委在开展党的地下活动中,十分重视统战工作。1935年,西华党组织出现叛徒(安国全、楚润芝、董万荣等),我地下党受到损失,有的党员被捕。在统战工作中,党指示常国华同志通过和国民党三县(上蔡、商水、西华)联防司令张坦然的老婆拜“干姊妹”,结识了一些知名人士和国民党的官太太。经过曲折的工作,张坦然为我们办了一些好事。有些被捕的共产党员,就是通过他保出来的。1935年,我在淮阳师资训练班被捕后,也是通过张坦然的关系保出来的。

在国民党的地方武装里,中共西华县委做了大量的争取和瓦解工作。西华县有四个区队,约四、五百人。早在1930年,中共组织就在这些区队里发展了党员;后来,豫东特委负责人李云鹤、徐庶、沈东平都曾在这四个区队开展活动。经过几年的工作,一区区长魏凤楼、二区区长胡晓初、三区区长屈申亭、四区区长侯香山都先后加入共产党。抗战爆发后,他们各自带领一百四五十人的区队,组成抗日自卫军,成为我党领导下的一支抗日队伍。他们分别担任副司令和区团领导。司令是西华县县长、中共特别党员楚博同志,政委是沈东平同志,我和王学武同志都曾任过三区团的政治处主任。这支部队到1938年发展为2000多人,东渡黄河后,很快消灭日伪军500多人。东征不久,沈东平同志在一次战斗中光荣牺牲了。我一直怀念这位做了十年地下工作的无名英雄。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西华县委高举抗日救亡的旗帜,举办了“抗日训练班”、“军政干部训练班”、“抗敌特殊人员训练班”。这时候国共虽已合作,但他们仍然反共搞磨擦,因此党组织尚未公开。中共西华县委派我以抗日动员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到砖桥区举办联保主任训练班。在这个训练班里,我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宣传中共统一战线政策,打击顽固派,争取抗日力量。砖桥区22个联保,有19个建立了党组织。广大青壮年积极响应共产党的号召,参军参战。仅1938年,全县就动员1000多人参加了西华县人民抗日自卫军。1939年冬,党组织把我和常国华同志调到豫皖苏边区彭雪枫部,参加了新四军。这时候,西华地区地下党的活动已经公开了。

 
 

〖文章来源:中共周口党史网〗〖责任编辑:孔志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