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口述历史 > 正文
沈丘党组织的早期活动
发布时间:2014/9/9 点击:1334

 

赵月全

  198010

1924年,我考入开封两河中学。这时正是中国各军阀相互吞并的时期,帝国主义不但瓜分中国,并且妄想灭我中华民族,就在这学期,直奉战争发生,学校被迫提前放假。

1925年春开学后,开封政治机构发生变化,河南督军兼省长换成了胡笠生,河南省议会改为河南省党部,旗纛街路西新增一个开封党部。同年3月,孙中山先生逝世,开封各机关、学校齐集开追悼会。通过悼词和对孙中山先后的宣传,我开始接受新思想,受到新教育,渐渐地树起了爱国心。五卅惨案发生后,开封各校学生响应京沪学生号召,成立了学生联合会,抗议英日帝国主义,取消不平等条约,海关自立,取消治外法权。我校学生成立联合会后,我和陈立(信阳东关人)是我们班的代表。后来接省学联通知,放暑假后在河南大学开会,决定各县选举三人,回县组织各县学联委员会委员。沈丘县的三人是:梁章(字子云)、李聘臣(字绍衡)和我。回县后,就把县立师范讲习所、县立第一小学、槐店明远小学、大杨集小学的学生会成立起来。接着又把沈丘县学生联合会成立起来,大张旗鼓地进行爱国、反帝宣传。这是我县破天荒第一次学生运动。由于我们工作搞得出色,秋季入学后,引起共产党上级领导(省党部内部工作的共产党员)的重视,对我开始秘密教育。在学校主要是地下党员李鸿鹄老师对我的指导教育,后来换成了吴世珍(字丹坤,镇平人)老师对我教育。他们暗中给我许多秘密小册子,如林伯渠、楚浮萍、鲁迅、郭沫若等人的文章。

1926年,吴老师叫我找三年级的学生杜华三(睢县人)、吴兆基(安阳人)、沈世奇(开封城里人,原籍浙江)参加学校青年协社,并担任了青年协社一个小组的书记。在省立第一师范开过“开封市各学校青年协社书记总会”,欢迎广州学生赴京代表。这年暑假,我没回沈丘县老家,吴老师更进一步对我进行思想教育。秋季开学后不久,由下届同志牛鸣皋(偃师牛屯人),通知我星期日上午来校有事。同时到校的有我和牛鸣皋、张维汉。我们一同前往省立二中教室等待上级来人谈话,因有缘故未接上头。第二次在省立第一师范教室接上了头。第三次是在嵩阳中学教室,由来人赵中运再次询问了情况后,当时宣布我们三人都是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预备期2年,表现好了可以提前转正。最后每人发一份入党志愿书,回校后秘密填写,随后由周民迎(商城县人)来校把它收走了。大约又过了十几天,在河南大学六号楼召开了“开封市各青年协社代表大会”。因我工作成绩出色,即时宣布提升我为两河中学青年社总书记,大会一致通过。会后地委代理书记留我谈话,并交待了下一步工作。又过几天,戚德钧通知我,下午课后到龙亭公园潘家湖南头石狮子旁等李步英。我去后,步英除谈工作情况外,还说我进步快,经上级领导研究,提升我为开封地委候补委员。不久,又在一师一教室召开地委会议。会上选举通过了李步英为地委书记,我为地委委员。我们俩后来还在一块学习批判乌托邦派和托洛斯基分子。这学期在期考完毕后,由李步英带领我和牛鸣皋、张维汉到河南大学参加省党部青年部部长召开的会议,共去十几个人。会上,他部署了寒假回各县后展开地下党活动的任务,要求不拘形式,组织各县有志青年,并发展共产党员;同时介绍了化学通信的方法和各人通信地址、姓名;最后根据各人所需,都发放了《平民识字课本》,到各县后作为护身隐蔽用,以便发展地下党组织。1926年寒假我回沈丘县后,根据我的环境,决定在沈丘办平民汉字班,先后联络了王廷楷、严克敬、鲁俊士(字冠儒)、王延祯(字干甫)、郑豹变(字文卿)、郑耀祖(字孝先)等同志。开会研究后,大家都同意这个作法,并决定由王延祯拟写招生广告,郑文卿书写。我的第一步计划实现了。第二步为改换沈丘落后面貌向大家提出成立“放足委员会”。大家赞同我的意见,决定多约些人来协商参加。后来韩克勤(字舜臣)、孔繁荣(字耀华)、李伦元等都来了,大家更觉得这个组织好,深受广大人民欢迎。大家认为,为了使这个组织永久地存在下去,要制订简章,分章说明意义、入会手续、义务、权利、奖罚等,公推由鲁冠儒起草,严慎斋协作。后来这个组织发展到38人,这时孙梦珍也参加了。大家一致认为,放足是向封建思想作斗争,先从自身开始,从自己的儿女亲属开始,为广大群众树起榜样。

过了春节到阴历三月,军阀混战,土匪横行。不能前往开封,我们就采用化学通信的方法,向省青年部我地下人员汇报情况,并呈报段书田可以发展成为共产党员,他本人要求很迫切。但由于沈丘县没有入党志愿书,没有立即办理填写手续,等志愿书来后填写补上。

不久接到省里指示,指导了沈丘县的工作,大家都兴奋地说我们的活动有了方向。到了麦快熟的时候,北伐军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大家更为兴奋。一天,曾庄王仰让、王献文兄弟进城向放足委员会说:“武汉革命政府派人来项城、沈丘筹备两县党部。此人是直河头人,名叫王子贞。”并大讲张发奎部队节节胜利的喜讯,又说部队已到洪河。我和段书田商量后,立即通知人召开放足会全体人员会议商讨。大家让我和王子贞联络。第二天找到付集,又追到于寨,在于华礼家同王子贞接上了头。王子贞指示我学习汀泗桥战役的方法,回沈丘后立即组织武装——红枪会,等大军来时暴动,搞里应外合,待部队政工人员来联系时,再定联络方式和行动暗号;现在我负责沈丘工作,他负责项城工作。在我返回时,他给我县党部起草了组织法、宣言书、告父老兄弟姐妹书和各种文件本。回沈丘后,在一小开了放足筹备人员会议,传达精神,要把沈丘县各红枪会首领吸入到放足会里来,一切行动听从放足会的指挥。于是大家根据过去学生联合会的线索,千方百计地将红枪会拉进放足会。经做工作,李贞甫把李树彩拉过来了。他领导北范营集一带的各庄红枪会。其他红枪会也都吸入进放足会,形势很好。经王干甫探听,知道沈丘驻兵周营长手里有120支好钢枪,准备暴动时将这些枪夺过来,以建立沈丘县革命武装力量。

农历517日,沈丘县逢集,在李贞甫家客厅召开了34人的会议(应去38人,有4人因上课请假),会上确定了章程和秘密工作计划。这时已听说蒋介石叛变革命,决定和王子贞联系,请派军队政治工作人员来秘密指导;在未来人之前,我们先分工继续工作:李贞甫、孙耀华负责城西北一带,和李树彩、杨砀滚联系;李华庭、李香庭、李繁庭、王景纯、王景瑞负责城东北前楼、小桃园、曾庄、盆尧一带工作;段书田负责段庄、胡李庄、王小庄、董窑一带工作和董璋、王南芳联系。我本人负责天堆桥(天桥)一带工作,和芦鸿犹、李国禄联系。并且我和段书田还负责城内和向外的联系工作。当夜12点后,戴正(号称第二路)攻破县城,段书田以为是张发奎的革命军来到而出来迎接,被戴正土匪打死。我出去迎接时,一问番号不对,就回家去了。戴正在沈丘住了20天,38个人被他拉走了36人。

1927年,我到开封和组织接头,一切都变了,吴老师也被通缉跑北京去了,李步英、赵中运也都不见了。从此,我和组织失去联系,当时无路可走,就投冯玉祥部下。

 
 

〖文章来源:中共周口党史网〗〖责任编辑:孔志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