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口述历史 > 正文
我和李之龙在淮阳
发布时间:2014/9/9 点击:1223

 

吴丽泉

19821223

1919年,我从武昌高等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南阳工作。19222月,我从南阳又转到河南省立淮阳第四中学任教,这时开始和共产党人有了接触。当时,我在淮阳四中任英语教员。同时,李之龙也从开封来到淮阳四中任英语教员。他住在我隔壁,我俩是同行,也是最近的邻居。他有胃病不能吃北方的饭菜,我也有胃病,恰巧同病相怜。因此,我俩自起炊事,谁先上完课,谁就先做饭,生活上互相照顾,教学上互相研究。经过一段时间,我俩相处密切,经常从生活谈到业务,从教学工作谈到国内外形势,越来思想越为融洽。但当时我却不知他是共产党员,只知他是烟台海军学校毕业,经上海派往河南教书的。

李之龙同志对我帮助很大。可以说,在政治上,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他不但向我讲述革命道理,而且还赠送我不少进步理论小册子。为使校方不易发现,我往往在夜深人静时才阅读。通过学习,我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用革命的理论分析当时的社会现实,从而看出了社会上存在的问题,同时逐渐对学校当局产生了不满情绪。一次,李之龙和我分析了学校的思想情况,认为多数师生对校长张寿卿已有不满情绪,我们应该发动学生向他作斗争。当时张寿卿(荥阳人)用扣压教师的工资,和地方劣绅勾结起来做生意,赚的钱全部塞进他的腰包。再就是压制学生的革命活动。张寿卿对我们在学生中推荐进步读物、传播新思想、启发学生觉悟,非常恼火。在李之龙的亲自组织和领导下,我们和张寿卿的斗争取得了胜利,撤销了张寿卿校长职务,换了新校长。在那黑暗的旧社会,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校长虽然被换了,但我们参加斗争的积极分子的身份也被暴露了。放寒假时,我和李之龙不得不离开淮阳。李之龙走前对我说“这次我先回老家看看,然后就到广州去。”还说:“我把你思想及工作情况,已向上海的陈孚木(即陈独秀)作了汇报”,并希望我加强学习,继续为党工作。还谈到已把他在淮阳的工作情况向陈孚木作了汇报。

当时中国共产党在淮阳还没有党的组织,河南全省也没有一个统一的党组织,所以,李之龙只能直接向上海的陈孚木汇报。

李之龙同志是一个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他意志坚定,工作果断,说干就干,有能力,有魄力,生活很俭朴,工作很艰苦,为人正直,忠厚。总之,他从思想上、工作上、生活上对我都有很深的影响,尤其是在政治思想上,对我启发教育更大,可以说我走上革命的道路,他是我的第一个引路人,是我一生难忘的好同志。

(摘选自吴丽泉《回忆早期在河南地下党的活动情况》一文)

 
 

〖文章来源:中共周口党史网〗〖责任编辑:孔志鹏〗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